污云

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

       看着看着突然想哭。

       和朋友在晚自习时悄咪咪地用流量看完了全篇,虽然只是为了吐槽,但俩人在草稿纸上一次又一次地写着“20年”,没地方可写了就一次又一次地在上边划圈直到那张纸烂掉。

       我们能说起来每一个呼应每一处细节每一点改动每一点当年的刺激。

       当然能说起来啊,即使我才不过是新一的年纪,却真真切切地追了他们十四年了。

       第一次看柯南的心情已经如同远去的落日,连余光都未曾留。然而十几年来多少次晚上辗转反侧,多少次踱踱入梦,多少次提笔想要写下满腔期望和幻想,又害怕着自己的一笔一划描绘不出他们哪怕只是一颦一蹙,这样的心情,却绝非落日余晖,而是无垠的天空,广袤的空气,不论明暗,无谓晦朔,一点一滴一丝一缕熔铸于内心,即便你远离他们,忽视他们,却又会在不经意间,让他们面目清晰而又细腻地重现在脑海里。

       三年级左右时,从同学的口中再一次听到了柯南的名词,隐约又重新看待了这部自己的启蒙动漫,黑色阴郁恐怖的表象被洗去,惊险刺激神秘浮现出来,从此准时蹲在电视前,一遍又一遍地看那一遍又一遍被播放的几集。和朋友待在一起,也忍不住以侦探自诩,洋洋自得,百无禁忌。

       四年级,半熟不熟的小屁孩仍对情感一无所知,却在朦胧中肯定地认为那一对青梅竹马之间就是最坚定的爱情,于是如同着魔地,小屁孩把她认为最最美好的字眼和他们的名字组合在一起,摆放在她能想到的任何地方,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都为他们祝福。

       五年级,终于在处处可见的贴纸海报中,三十多个孩子一起迈进了这扇大门,最开始的孩子拥有最多的贴纸,看过最多的故事,能答出来最偏的题目,也似乎对于那些人们的感情有着最深的理解。其他孩子崇拜不已,仿着新潮的名词给她安了一个“骨灰级”的称号,她骄傲地仿佛自己拥有了至上的荣耀。

       六年级,长大了的小姑娘不再满足于向他人讨食,决定自己提笔写出脑海里那一条条名为羁绊的红线,左思右想,寤寐思服,用个把月的时间定下来心中最完美的名字,打开电脑,小心翼翼地建了文档,满腔感情在一句话后戛然而止。墙上海报里的他们温和地注视着懊恼的小姑娘,看着她立下不拥有最好的文笔就绝不去玷污这份感情的誓言。

        而后似乎慢慢地淡了。女孩的父母开始不满她无休无止地趴在电脑前的行为,“凶杀”“暴力”“血腥”等词被加诸于这陪伴多年的动漫上,更新难以为继,学业的重担猝然压下,她终于不再一点一点地追随他们,也许只是每一年对剧场版和上映的期待仍然闪耀着一点点的光,可毕竟她的身边也有了其他的精神依赖。比起复杂而耗时的动画,辛苦奔波着借还的漫画,小说似乎更加适合于一个课业愈发繁复的中学生。她的梦里渐渐不再出现高中生侦探和少女的身影,重新构建起的坚厚的墓墙和新奇的世界把小小的侦探排挤出了越来越缤纷的脑海。

       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她不再是小屁孩小女孩,十四年,她也成长为了故事里的少男少女的年龄,夜以继日忙忙碌碌,生活中只剩下了学习学习学习,未来正在她眼前,容不得任何彷徨停滞。可就这时候,她偶然看到了开始的开始,于是这么多年攒积下来的情感喷涌而出,如同造山填海一发不可收拾,她惊喜地发现自己原来还能回想得起最初的细节和感动。以同样的年龄审视屏幕那边他们的喜怒哀乐,女生似乎有了其他感触。那样青涩的甜蜜,那样酸苦的成长,当故事和生活契合在一起,故事就成了生活。曾经她和那边的人一起嚎啕大哭,现在那边的他们哈哈笑着,她也笑,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是一个故事,属于我,属于这片名为“名侦探柯南”的天空。

       啊……写不下去了:)

       感谢那个名为工藤的臭屁侦探,感谢那个名为兰的普通少女,感谢那个名为ai的知性姑娘,感谢青山大叔给予了我们这方世界。

       越靠近成年,就越发觉得以虚幻的数据作为信仰不过无稽之谈,可当那个需要仰视反童侦探的小屁孩子成为可以笑着拍拍二货男孩头的青年,恍惚间我觉得,也许,《名侦探柯南》真的是……信仰……也说不定。

       我想我还会追下去的,名柯再拍二十年,我就再追二十年。

       借叶神的话吧,名柯再看一百年也不腻(如果可能的话:D

评论

热度(3)